聯系電話  辦公室:0871-65322579  /  經營部:0871-65335286  /  眾和管理平臺

學社會主義發展史(八)|社會主義不會辜負中國(一)

5-1.png

2019年5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關于隆重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廣泛組織開展“我和我的祖國”群眾性主題宣傳教育活動的通知》,對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群眾性主題宣傳教育活動作出安排部署。

6-1.jpg

歷史的偶然中往往帶著必然。19世紀40年代,古老的中國被列強的堅船利炮打開了國門,中國命運從此進入前所未有的悲慘境地。幾乎是同樣的年代,在資本主義發展方興未艾的歐洲,馬克思、恩格斯開始了對科學社會主義、對人類解放進步事業的偉大探索。

鴉片戰爭后的中國,積貧積弱、任人宰割。“四萬萬人齊下淚,天涯何處是神州”。譚嗣同的這句詩,字字血淚、字字彷徨。太平天國、戊戌變法、義和團運動、辛亥革命……中國人在黑暗中苦苦摸索救亡圖存之路;改良主義、自由主義、社會達爾文主義、無政府主義、實用主義……種種西方的理論和學說都被引進作為強國富民的藥方。一個個方案都試過了,卻又屢屢化為泡影。一條條道路都探尋了,卻撞得頭破血流。“無量頭顱無量血,可憐購得假共和。”列強橫行、軍閥混戰,人民水深火熱,第一次世界大戰更是戳穿了資本主義文明看似美好的幻象。無數仁人志士一次次地用生命和靈魂發問:中國的出路在哪里?民族的希望在哪里?

十月革命一聲炮響,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。這是一場偉大的歷史之約,這是一個鄭重的歷史之諾!封建社會上千年來的枷鎖太嚴密,非進行徹底的社會改造不能除舊布新。帝國主義帶給中國人的壓迫太沉重,非動員幾萬萬勞苦大眾的偉力不能與之相抗。

李大釗贊嘆:“人道的警鐘響了!自由的曙光現了!試看將來的環球,必是赤旗的世界!”陳獨秀宣示:“十八世紀法蘭西的政治革命,二十世紀俄羅斯的社會革命,當時的人都對著他們極口痛罵;但是后來的歷史家都要把他們當做人類社會變動和進化的大關鍵。”年輕的毛澤東疾呼:“時機到了!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!洞庭湖的閘門動了,且開了!浩浩蕩蕩的新思潮業已奔騰澎湃于湘江兩岸了!”

1920年乍暖還寒的春天,29歲的陳望道在老家浙江義烏分水塘的柴房里,廢寢忘食兩個月,第一次完整譯出了《共產黨宣言》,首印1000冊即刻售罄,到1926年重印再版達17次之多。先進的、不屈的中國人經過反復比較、反復推求,選擇了馬克思主義作為救國救民的道路,作為始終不渝的志向。

1921年7月,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、以共產主義為奮斗目標的政黨——中國共產黨誕生,胸懷著信念、囑托和夢想,在上海石庫門的旭日里、在嘉興南湖的碧波中毅然起航。從此以后,社會主義的火種就在東方點燃,曾經困頓無望的中國就有了方向!

vip购彩-通用APP